logo

桂林山水的传说-广福王的故事

    广福王是路口人,本名社保,因为他为人民造福,所以大家称他做广福王。下面是路口村的老前辈给我们讲的几个关于广福王的故事:

牛头潭
    广福王小时候就死了老子,家里没有钱,娘只好把他送到舅爷那里去,帮舅爷看牛。
    广福王看牛的时候,常常到草地上的一口深潭里去洗澡。有一次,他一个泌子打到了潭底,看见一匹石牛躺在那里。他游进前一看,只见石牛张着个嘴好象在那里等吃呢。广福王觉得很可怜,就赶快浮了上来,到地上割了一捆青草,再泌到潭底,把草塞进石牛的嘴里。说也奇怪,这石牛竟合拢了嘴,一下将那捆青草吞下去了。原来这匹石牛是匹神牛,它看到广福王这么好心肠,于是便在梦中把许多法术传授给他。广福王学得了法术后,仍旧在舅爷家帮舅爷看牛。
    舅爷是有钱人,待人却很刻薄。广福王是他的亲外甥,帮他看了几年牛,一点肉丝都没得吃过。广福王气起来了,有一天,他招呼几个小娃仔说:“跟我来吃肉吧!”一伙小娃仔跟到山前,广福王拿了一根黄茅草一割就把他舅爷的牛割死了,接着他又把自己的烂雨帽架起来当作锅头,煮了一大锅牛肉,大家吃了个痛快。吃完了,广福王将牛头抛进潭里(这个潭就因此叫牛头潭),牛尾巴插在泥地下,跑回去对舅爷说:“不得了呀,牛钻到泥地下去了!”舅爷不信,跟广福王到山脚下,果然看见泥底下露出一根牛尾巴来,这根牛尾巴还在摆来摆去呢。舅爷叫广福王去把牛拉出来,广福王用力拉着牛尾巴,只听见地底下牛在。“哞哞”地叫,就是拉不出来。舅爷亲自去拉,也听见地底下牛在“哞哞’’地叫,同样拉不出来。舅爷没得法,打了广福王一顿,不让他再看牛,叫他以后去割草喂鱼。
    广福王也不去割草,天天把塘里的鱼赶到草地上去吃草,吃饱了,再将鱼赶回塘里去。赶鱼上草地以后,他就拿出几条来吃。今天几条,明天几条,把塘里的鱼只吃剩两条了。这时,舅爷才发现广福王总没有去割过草,就跑来骂广福王说:“鱼都给你饿死了,还不去割草!”广福王说:“我天天将鱼赶到草地上吃草,哪能饿死呀!”舅爷生气说:“放屁!鱼哪能到草地上吃草?分明是饿死了,还要来哄我!”广福王说:“不信,我数给你看,看饿死了一条鱼没有?”于是,广福王就将养了鱼的这个塘的竹帘放开,舅爷蹲在塘边,只见一条鱼一条鱼从这边塘游到那边没有养着鱼的塘里去,数都数不清。原来塘里那两条鱼听了广福王的话,游了过去,又从地下钻回来再游过去,如此循环不止,真好象有千千万万条鱼游过去似的,弄得他舅爷信以为真,无话可说。
    但是,事情久了总要露马脚的。广福王偷鱼吃的事终于给他舅爷知道了,舅爷将他打了一顿,赶了出来。

锁    山
    广福王挨舅爷赶出来以后,只好回到自己屋里。娘没有法,只好买了几个鸭仔回来,叫他去看。广福王从此天天拿着鸭仔到山下田边去放。有一天,广福王坐在大王山脚下看鸭仔,忽然来了一只野狗,要咬他的鸭仔,他随手捡了一块石头掷了出去赶野狗,因为用了一点力,就将他坐着的那块硬石头压出一个深深的屁股印和一双深深的脚板印。这个屁股印和这双脚板印现在还可以看得见呢。
    又有一天,一只岩鹰要来抓广福王的鸭仔,广福王急了,一鞭子打过去,不料却将一座后来叫做轿子山的大山打开成两半,小那一半倒了下来,横在大路上。夜晚,他回去将这件事告诉了他娘,他娘说:“这怎样行呀,大路上人来人往的,山倒在路上不挡着别人过路吗!”广福王说;“明天我扶起它来就是了。”
    第二天,广福王在路边扯了一根茅草,将倒了的那一半山捆起,一拉,就将那半山拉了起来。山是竖起来了,但是还不大稳,广福王就抛了一把虾公锁上去,这把锁立刻变成一块大石头,搁在两半山的上头,把两半山锁得紧紧的。一一现在,你去看看轿子山那条从山顶到山脚的大坼痕,看看那两半山上头那块同虾公锁一样的石头,看看靠路边那半山一道好象给索子勒起的痕迹,你便可以想象得出广福王当日锁山的情形哪。

鸭子石林
    广福王最会养鸭子了。他天天将鸭仔赶到田洞里,让它们捡塘里沟里的鱼虾丝草吃。清早赶出去,夜晚才赶回来。鸭仔象吹气泡一样地快大,没几久,鸭仔仔就成了大鸭子了。后来,鸭子下了蛋,蛋又孵成了鸭仔,鸭仔又成了大鸭子。这样,十而百,百而千,成了一大群。一放出去,塘里,沟里塞得连针都插不下了。
    这么多鸭子,要东西给它们吃啊。慢慢地鱼虾水草都挨鸭子吃光了。鸭子没得吃,就偷吃田里的谷穗。不想刚一开嘴,就给广福王看到了。你想,稻谷是宝中之宝,鸭子竟来损害,广福王还有不气的么?于是他拿起鞭子一撵,鸭子就吓得连跑带飞地逃。一面逃,一面还沿路叉几口谷穗。广福王更气了,追了过来,举起鞭子就打。这时鸭子才真怕了,迈开八字脚噼里啪啦没命地跑,公鸭子累得哈哈地喘气,母鸭子慌得嘎嘎地叫喊。你想,鸭子哪有人跑得快,过了八字岩,鸭子就跑不动了,一齐都变成了石头,乖乖地伏在地上动不得了。
    桂林有好多奇异俊秀的石林,这些石林的石头都是朝天长的,独有八字岩旁这片石林的石头都是伏地生的。——鸭子变的嘛,怎么不是伏地的呢。到了春天的时候,这一片地积满了水,石头露在水面,真好象这群石鸭子活了起来,在那儿快乐活泼地戏着水呢。

崩岩山
    有一天,广福王的娘喊广福王去割茅草。往回,割一回茅草只烧得几天。这时广福王想,何不一回割出一年的,省下工好做别的事。于是他拿了一根禾枪,一把镰刀,就去割茅草了。
    他翻过了二十四座山,越过了四十八重岭,足足割了一天,把这些山岭的茅草都割光了。平黑的时候,他把茅草绚做两捆,一捆放在枫木山上,一捆放在鸟马山头,然后用禾枪去穿。不想茅草捆的太大,看不准厚度,广福王用力大了一点,往前穿的时候,忽听得“轰隆”一声响,原来禾枪戳穿了草捆,把枫木山头戳崩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大岩洞;往后穿的时候,又听得“轰隆"一声响,把鸟马山头也戳崩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大岩洞。——所以现在看到这两个岩洞都是一个样子,一般大小,前后岩口是相通的。枫木山因为正在路边边,那个崩眼特别显眼,所以又有人喊它做崩岩山。
    说也奇怪,那么多的茅草给广福王的禾枪一穿进去以后,立刻变成了小小的两捆,他象挑灯草一样挑了回去。挑进屋里,娘一见就生气了,说:“你搞什么鬼,去了一天,才割这点点茅草回来。”广福王说:“莫看它是这点点,足够你烧一年呢。”说罢,就把那两小捆茅草放进厨房里,还告诉他娘一回就抽一根来烧,并且交代不要解开绚茅草的索子。
    娘半信半疑,煮饭的时候,试抽了一根茅草来烧,果然烧得半天,连不用加第二根,不但将饭菜煮熟了,还可以烧开几锅水。这样,一天烧两三根茅草,烧了个把月,两捆草好象还没有动过一样,一点不感觉少。
    有一天,娘买了一只猪仔来养,回到家来,猪仔就呶呶地叫着要吃,娘慌忙去煮潲,她想把火烧大点,一时忘记了广福王再三交代她的话,匆匆地将两捆茅草的索子解开,正想抓两把茅草去烧,忽见那两堆茅草突然胀了起来,眨眨眼有原来两个那么多了,再眨眨眼,有原来四个那么多了;不一会,茅草就胀满了半间屋,并且还在飞快膨胀。娘看见了,不知怎样办才好,恰巧广福王回来了,见到这个情形,赶忙把娘从厨房里拉了出来,才跨出门槛,就昕得后面“平里扑隆”一声响,回头一看,原来是茅草将房子胀崩了。

迸  水  田
    广福王的哥哥嫂嫂私心重,怕广福王占他们的便宜,早就和广福王分了家。家里原有两块田,好的那块自然是哥哥嫂嫂先要了,剩下一块旱田给了广福王。用动家私也是哥哥嫂嫂拿完去了。老娘他们也不愿养,把她送给了广福王。
    有一年,天大旱,广福王的田本来就丑,遇着天旱,禾苗就更憔悴得可怜。娘见了很心痛,就跑去问大仔媳妇借水车。大仔和媳妇都摇头说:“如今水车是三十晚夜的砧板,我们也要用,哪还能借给你们!”娘一听气得眼睛都翻了白,因为这架水车还是广福王老子手上挣下来的呢。娘回到家里,越想越气,倒在床上半天没有说话。广福王晓得了,就说:“气什么,我有办法。”
    广福王拿了一根竹竿,跑到田里,在田的四角戳了四个眼,一会儿,水就从四个眼里汩汩地冒出来,一下子田里的水就满了。广福王又拿起竹竿到穷人的田里戳了许多洞,水也跟着汩汩地从洞眼里冒出来,一下子穷人田里的水也是满满的了。这时,广福王的哥哥嫂嫂正在田里发狠地车水,水车了上来,一下就钻到地底去了。车了半天,连不见水影子,田地反而开起大块大块的坼。原来他们车上来的水都漏到穷人的田里去了。
    路口村现在有好多迸水田,这些田时时都有水从洞眼里进出来。据说这些洞眼就是广福王那时戳起的。只有一块田是漏水田,周年四季开起大条的坼,无论车怎样多的水上来,都会漏得干干净净。不用说,这就是广福王哥哥嫂嫂当日的田了。

称钩山
    广福王仙去以后,不久他的娘也死了。娘一死,就被大风刮上了秤钩山顶,给风沙埋起来了。这秤钩山就在路口村旁边,高得不得了,山顶象把弯弯的秤钩,广福王他娘的坟就在那秤钩的凹凹里。据说,从前这凹凹里每到广福王他娘的忌辰就摆好几桌酒席,随穷人上来吃。不管来多少人,酒都喝不完,菜也吃不尽。
    那时,每到广福王他娘忌辰的时候,秤钩山凹凹就长出一条大藤来,由山顶吊到山脚下。穷人们抓住这根藤,爬到山顶去吃酒,吃完了酒,又沿着这根藤滑下来。不然,这么陡峭的山壁,哪能攀登上去呢。过了这天,这根藤就缩了上去,到第二年广福王他娘的忌辰时才又吊了下来。
    有一年,几个地主听说秤钩山上面有大酒大肉吃,都急起来了,约好到下回藤子吊下来的时候,一起爬上去大嚼一顿。第二年,这帮地主先下了令不许穷人再上山去吃酒。到了藤子吊下来的时候,他们就一齐冲过去抓着藤子想爬上山去。谁知这藤子竟象擦了油一样,一抓上去就滑了下来,试了好几回,总总爬不上。地主们扫兴得很,一个两个都想回去了。忽然有一个地主说道:“广福王看得起穷人,我们装成穷人的样子,怕会爬得上去呢?”大家说有道理,就抓住几个穷人,把他们的烂衣服剥了下来换上,然后去抓藤子,果然就不滑了。一个个爬呀爬的,累得一身臭汗,才勉强爬到了山顶。
    一爬到山顶,看到那么丰盛的筵席,地主们就你抢我夺地大吃大喝起来了。吃得他们肚皮都差不多胀爆了,他们还不肯歇嘴。一面吃又一面乱拉屎,弄得到处臭气薰天,一塌糊涂。正在这时,山凹里忽然刮起一阵狂风,将地主和臭屎一齐吹得不知去向了。从此以后,秤钩山顶再没有藤子吊下来了。至于山顶还有没有酒席也没法知道了。

首页 | 旅游线路 | 旅游景点 | 酒店预订 | 旅游资讯 | 历史民俗 | 咨询留言 | 关于我们 |
客服邮箱:weiye8091@hotmail.com
客服电话:0773-5810338 0773-5810339
公司传真:0773-5811656
www.guilincts.com © 桂林阳朔国际旅行网 桂林摄影旅游网 摄影协会